关闭
协会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湖南工美行业最新动态
  • 戴清升《石菊假山》
  • 釉下五彩瓷盘 邓文科《
  • 木板烙画 《天悲》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工美博萃 > 会员论文会员论文
浅析西兰卡普艺术对现代平面设计的启示
叶丽萍 王中岳

    [内容摘要]: 通常,图像的平面性、装饰性、表意性都是现代平面设计非常重要的表现手段。土家织锦纹样中蕴藏着现代设计的许多特征,具有现代语感的表现形式,为我们今天从事具有民族文化特色的现代平面设计提供了很好的借鉴。本文从题材的丰富性、纹样的平面性、纹样色彩的装饰性、纹样的表意性、传统土家织锦图案的抽象造型与现代工艺抽象图案的区别、西兰卡普纹样对现代平面设计的启示,反映西兰卡普图案纹样研究的具体情况,并为进一步的研究提供参考和借鉴。

    [关键词]:西兰卡普、土家织锦、平面设计
 
    土家族是我国历史悠久的少数民族,传承着我国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西兰卡普,西兰卡普是我国四大名锦之一,是土家族人民日常用品,“西兰”在土家族语言中的意思是被面,“卡普”的意思是花。这些土家族织锦纹样丰富,构图独特,色彩艳丽,图采并茂,具有了西部少数民族的独特风格和特色。在每幅长约3市尺,宽1.5尺的织锦里,我们可以看到造型的多种多样,几乎包括了土家族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本文将从如下几个方面,对西兰卡普艺术对现代平面设计的启示进行分析。
    一、题材的丰富性
    马克思曾指出“没有自然界,没有外部的感性世界,劳动者就什么也不能创造”土家族的祖先,巴人长期生活于山峦重叠,林木苍森的山地地区,所以西兰卡普土家织锦纹样的题材主要来源于动物、植物、生产生活日用品,以及天象与文字等五个方面。诸如:螃蟹花、狗牙齿花,阳雀花、蛇花、燕子花、猴子花等等是取材于动物;荞子花、钩莲花、韭菜花、苞谷花、丝瓜花、梭罗树花等取材于植物;桌子花、椅子花、耙耙架花、豆腐架子花、船花、秤钩花则取材于生产生活用具;天象纹有太阳花、月亮花、满天星、雾云花、水波浪等;文字纹则有寿字花、米字花、福禄寿喜等。“改土归流”之后,因受汉族刺绣影响,也吸收了凤穿牡丹、野鹿穿花、鸳鸯踩莲、喜鹊闹梅、鲤鱼跳龙门等吉祥纹样,这些都是土家织锦图案的题材。
    二、纹样的平面性
    1.造型的平面性
    西兰卡普的纹样,刚中有柔、柔中带刚,简繁相宜。图案的结构几乎是没有曲线存在的,织工或传统艺人因材料而施展工艺,把化圆为方的平面设计原理运用其中,使其图案中的动物、植物形象通过艺术处理的手法统一起来,形成了疏密有致、变化统一的图案效果。从图案整体构成上来看,土家织锦无疑属于典型的平面构成;局部结构中其单位纹样的组成,如:菱形、三角形、“品”字形等恰如花瓣、叶片或是羽毛的变形。当我们看到土家织锦中那些具有极其简化特征的图案形态时,我们发现,在土家人提炼、概括、夸张的艺术表现下的物象的结构特征。由于土家织锦织造工艺的原因,其坐标纵横的向度决定了它只能是直线发展,所以织锦的图案形态,与其说是抽象的变形,不如说是意象的变形。这种变形使具体的对象,从自然的真实上升为艺术的真实。例如,无论是“阳雀”还是“九朵梅”的造型,都通过土家艺人的夸张而简化的艺术处理,使形象十分简练突出。再如梭罗花的变形处理,是将花的平面形态简化为规则的多边形,枝干变为转折成角均匀的直线,由边角对称的块面构成叶片,从而达到抽象的装饰美的效果。这其中点、线、面的应用排列,是很有规则又巧妙地使整个图案皆由直线和几何块而组成[1]。
    2.构成的平面性
    西兰卡普图案的构成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以菱形、方格形、复合形等多边形为基础骨架,在分割的单元空间内填充合适的动物或植物纹样,一般作对称组合排列[2]。土家族传统艺人采用了现代平面构成中“打散构成”的原理,将抽象变形的叶片或羽毛连续对称组成新的完整纹样。西兰卡普具有严谨的平衡对称特征,上下边框多为两层以上的二方连续形式组成,他们既衬托主体,又遥相呼应。中间的主体图案则以典型的四方连续形式出现,次要纹样的作用是填充或连续主体纹样之间的空缺,形成统一的效果又有吉祥和连绵不断之意[3]。在纵横交错的直线组成的菱形、交角形的二方连续或四方连续中,让我们的视觉沉浸于敦厚、温和的享受之中。初看只有严谨的对称,细品则富有变化,这种不和谐而和谐的构图、丰富的节奏变化显示了土家族长居山林,深得宇宙之灵与大地之灵融为一体的豪放天性。这种独到的装饰处理手法,正是西兰卡普区别于苗锦、傣锦、壮锦的重要特征之一。
    三、纹样色彩的装饰性
    土家织锦的图案色彩鲜明热烈,有强烈的视觉效果。在色彩搭配上颇有讲究,有一首三宇歌诀唱到:“黑配白,哪里得红配绿,选不出。蓝配黄,放光芒。”表明了西兰卡普喜爱用对比色,用黑白衬托钩提。如同“中国民间色彩多用极色,黑白、红绿、愈纯粹愈令人感到悦目,以达到引人注口的目的”一样④,所以土家织锦常用湖蓝、中黄、桔黄、桃红等色做图案花纹,以大红、深蓝、黑色为底色。各种争奇斗艳的色块,有一种相对的动感,而统一的底色则呈现出相对宁静的感觉。动而不躁,静而不闷,对立统一,造成了既绚丽夺目,又安定协调的观感。由于西兰卡普是织锦,它的色彩不能像油画、国画那样去调配各种或浓或淡、或纯或灰的色彩,而只能作色相之间的对比与协调,没有纯度的变化。通常,在运用明度高、对比强的红与绿、黄与紫、橙与蓝的色块对比时,容易产生色彩对比强烈而形成生硬、刺眼的感觉。但是,聪明的土家艺人在这些对比强烈的色块边缘配上了白色或黑色,这样既可以使主纹样由于黑白的衬托显得界限分明,又减弱了色彩对比的强度并调和了这些色块,起到了醒目、悦目但不眩目的效果[4]。
    同时,土家织锦还善于运用色彩渐变、层层推移的方法,使图案充满生机、过渡自然。如“椅子花”的图案,黄、绿、红、白构成而积不等、形状各异的色块,织在深黑的底子上。连续排列的椅子面大色块中又穿插菱形的小色块,每一个色块之间以粗细不同的同类色描边,使强烈的对比色由冷到暖形成和谐的变化,整个图案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
    四、纹样的表意性
    在历史上,土家织锦是作为姑娘们的嫁妆而织造的,因此,其中自然织进了她们美好的希望、纯真的情怀,织进了对富裕生活的幻想,也织进了对夫妻关系的理解。在土家织锦的图案中,有象征多子多福的莲花,有象征富裕的牛马,有象征吉祥的阳雀,有象征丰衣足食的鲤鱼,以及象征富贵的牡丹等等,这些图案寓意深远。在我国传统民族文化中,对于潜藏于族群深层次的心理活动,往往是通过某种具有丰富寓意的图形来表达。从而传递某种精神祈盼,融进吉祥寓意,由此而形成了表意的传统图形符号,在土家织锦纹样中我们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套完整的系统。
    五、传统土家织锦图案的抽象造型与现代工艺抽象图案的区别
    织锦中抽象几何图案与近现代工艺形成的抽象图案是有区别的,现代工艺的抽象图案并不意味着要说明什么事物,而只是构成一个仅仅通过眼睛所见的形色之美的问题,也就是形、色与线条的构成,与图式内容已无任何关系,这样的抽象图案诉诸视觉,可以娱人之目,是一种强调纯粹视觉性的图式,而传统图案作为一种文化现象,主旋律是亲和的人性化的,是民族精神的显示,民族图案中的每一个纹样,每一种造型、色调或构图,既折射了民族文化的发生、发展与演变,也交织了民族文化融合与影响,还负载着至今尚未被人们解决的多种文化信息与符号象征,图案除了在制作过程中出自技术上的因素之外,从其精神意义上讲,是人类有意识地加载上去的,但是这两者的关系是二合一的整体。传统土家织锦正是如此,以其美的意蕴映出浓郁的民族文化的特征[5]。
    六、西兰卡普纹样对现代平面设计的启示
    通常,图像的平面性、装饰性、表意性都是现代平而设计非常重要的表现手段。土家织锦纹样中蕴藏着现代设计的许多特征,具有现代语感的表现形式,为我们今天从事具有民族文化特色的现代平面设计提供了很好的借鉴。土家织锦写意重于写形,这种“写意”打破了现实物体对人们自由想象和创造的禁锢,超越了自然与现实的界限,创造出了一批鲜活、灵动的艺术形象,至今仍闪耀着超现实主义的神奇色彩。我想这种注重传神,大胆取舍的表现特征和审美精神,也是现代平面设计追求的境界。
    其次,土家织锦纹样丰富的表意性,表达了人们驱除邪恶,追求幸福,希望健康、兴旺等美好愿望,给观者以丰富的想象空间和久久的回味,含蓄而优美,蕴含着东方基本的审美思想和观念。这些纹样中表达的思想情感,我想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是相通的,因为它们表达了人类自身最根本的需求与共同理想。而这些审美的观念和表意性,往往总是在影响着我们的艺术设计,如果我们运用现代人的视角,对土家织锦的表意性作更深的探究,那么一定会产生出别开生面的艺术效果。因为人本精神的抒发与追求,恰好也是现代设计所追寻的目标。
    七、总结
    综上所述,西兰卡普土家织锦是一项重要的优秀民族文化遗产,我们面临着保护与传承的问题,还要面对如何开发利用、创新进化的挑战。寻找其现代意义的结合点和将其转化为现代设计的资源,是非常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实践的重点课题。
 
    [参考文献]
    [1]  方园.试论土家织锦纹样的装饰性特征——兼论其对现代平面设计的启示[J].艺术与设计(理论). 2008(03).
    [2]  辛艺华,罗彬.土家族民间美术[M].胡北美术出版社,2004.
    [3]  杨昌鑫.土家族风俗志[M].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 1989.
    [4]  吴正纲.西兰卡普的审美价值.[J].鄂西大学学报.1987(1).
    [5]  胡晓东.传统土家织锦图案抽象造型特征浅析[J].2004(2).
 
来源:  时间:2016-05-17 10:08:21